5.0

2022-09-01发布:

国产初高中生视频网站幻想西游记之观音出浴

精彩内容:

林邪駕雲落下普陀山,剛想走進竹林,哪知林中突然閃出一個粉紅倩影,伴著一聲「帝君,當真是你?你可真真是來了!」那身影隨之闖入林邪懷裏,林邪定睛一看,卻是與他有過幾次露水姻緣的善財龍女。


  那時,善財龍女二見林邪,他竟趁著觀音不在普陀山,于紫竹林中采摘了她的守宮砂。自那以後,龍女初嘗性欲,欲罷不能,在林邪滯留于普陀山的那段日子,兩人更是肆意淫亂。龍女至今已許久未見林邪,現在倒也不害羞矜持,徑直撲入林邪懷裏,更恨不得整身揉入他身子裏……


  龍女雙乳緊緊壓在林邪胸上,逗弄似的引誘著林邪的欲火。林邪細細打量著眼前的善財龍女,只見她頭梳發髻,周身彩帶飄拂,身材更是比當初好上許多。林邪伸出雙手摟住龍女纖腰,玩昧似的低頭輕輕咬住龍女耳垂,輕聲道:「我的小淫女身材比以前更多了。」


  受到林邪的挑逗,龍女在他懷裏扭捏了幾下,擡起那布滿紅霞的俏臉,膩聲道:「帝君你好壞!這幺久也不來,害得人家好生神傷……」


  龍女尚未說完,櫻唇已被林邪堵上,林邪的舌頭輕易闖入她的口中,不待龍女反映過來便肆意翻攪著,不住吸吮著她的俏小舌頭。一雙大手也已襲入龍女衣衫之內,肆意撫摸著龍女那愈來愈成熟的嬌軀……


  一場熱吻之後,龍女嬌喘籲籲,渾身無力地賴在林邪懷裏,媚眼滴春。


  「帝君,菩薩知道你要來,已經把黑熊大神和惠岸師兄等人遣了出去。」


  林邪聽到龍女如此說法,嘴角忽然挂上淫邪的笑容,他湊到龍女耳邊一陣低語,只見得龍女頓時俏臉绯紅,一雙小手不住捶打著他的胸膛,小嘴輕呼:「帝君你好壞!一來就要我們做如此羞人的事……」


  撫慰過龍女,林邪走進紫竹林。


  林中是盡是鳥語莺啼、碧竹接天,雅意盎然。


  張君一路前行,過得七轉八折,忽聞水聲潺潺,便循聲走去。又轉過一片竹叢,只見得一個方圓十來丈大小的天然溫泉水池呈現眼前。


  只見石池貼著山壁的那邊,有熱泉自壁上石隙噴薄而出,溫泉水暖,熱氣氤氲,飛珠濺玉,花露散馥,實令人神往……


  熱泉之內,水霧朦胧,林邪只見一美麗身影正捧著池中熱水往身上淋澆,那原本只做遮身之用的衣衫已然被浸濕,緊緊貼在那曼妙身軀之上,隱隱約約透現出那令人癡狂不已的奕被熱氣蒸騰而微微泛紅的幼嫩肌膚;烏黑秀直的頭發濕漉漉地披散在她肩上;美人玉臂擡起放落之間,那豪大美乳若隱若現,乳上尖頭在素衫覆蓋下更是突兀明顯……


  這幕觀音出浴讓林邪看得神魂顛倒。他悄然隱入身旁的大石塊之後,兩眼直盯著那洗浴美人兒。


  那美人兒洗浴著,漸漸左手撫上胸部,翻覆著那令人瘋狂的豪乳;右手卻逐漸由腹部往下撫弄,最後竟緊緊貼住了那浸在水中的、令林邪心弛神往的私密之處……


  「喔……啊……」美人小嘴中吐出幾聲輕吟,堪堪落入林邪耳中,直聽得他氣息粗重,胯下昂起。


  美人嬌軀扭動著,左手從衣衫衣襟處伸入,她想把握住那令她舒爽不已的豪乳,但一握不下,在輕輕幾下揉觸之後,她食、拇二指齊齊捏住那逐漸挺起的乳上尖尖……右手也撩起那素衣下擺探了進去……


  「嗯……喔……熱……」美人兒紅唇輕咬,麗眼迷離;左手在左胸右乳上來回揉觸,右手動作更是愈來愈迅疾——


  「好熱……好舒服……水……好多……」


  林邪越看心越緊,兩眼直盯著那浸在水中的、被一只素手所掩蓋著的秘密花園,開始褪去自己身上的衣著。待到衣衫褪盡,林邪雙眼已似著火般死盯著那美麗胴體。


  那櫻嘴中所吐露的,也已愈來愈瘋狂了:「來……我要……嗯……好……用力……再……來……舒服……」


  她喘息著,動作越來越快,卻也變得胡亂起來。小嘴一張一合著,隨著她手指拈弄乳尖的力度時輕時重而呻吟著……


  「來……來了……喔……」終于,隨著一聲誘人的尖聲嬌吟,美人兒拈弄著的纖手止住了,但臉面上卻又多覆了一抹绯紅,眼神迷離不知所望,白玉般的美腿微顫……又隨著她一聲長長的舒氣,似乎無力般的身子骨向後倒去……


  林邪眼見一急,閃身掠去——這一飛一抱,動作迅雷,恰恰從背後將她抱了個滿懷而又不至于跌入水中。


  美人兒被林邪抱入懷裏,倒也不驚訝,玉頸稍斜,便後靠在林邪的胸膛上,隔著素衫,她嬌美軀體若隱若現。她喘息著,呼吸之間,雙峰一上一下,動蕩有致,那乳上尖尖堅挺地在素衫上凸現著,惹人憐愛;她兩眼好似朦胧著濕潤的霧氣,迷離無神,櫻嘴依舊一張一合,呼出的氣息馥郁芬芳,使人深迷。她一副慵懶隨意的模樣膩聲說道:


  「壞人兒,躲了那幺久,舍得出來了?」


  林邪壞壞一笑,貼著美人的耳根悄聲說道:「嘿嘿,感情剛才那一幕春宮,菩薩是做給我看的?」


  美人兒嘴角一揚,左手從衣襟內伸出,覆到林邪的右胸膛上,在林邪的一聲低呼中捏住了他的一粒乳頭:


  「死人……跟你說過好多遍了,與我歡好時,不要喊我菩薩……咦,你怎幺一件遮身的衣衫都沒有?」說著,手指些微用力,將那乳頭拉扯了一下,讓林邪心中直呼過瘾……


  林邪從後面用臉頰碰了碰她那粉黛不沾的俏臉,聞著她身上迷人的體香,調笑道:「以前喊你『觀音大士』、『觀音菩薩』喊慣了,一時改不了……喔……好舒服……左邊,左邊的也要……」林邪的乳尖被觀音那纖巧的手指捏住,舒爽得不得了,說著,林邪便主動去尋她的右手……


  林邪剛一握住,就已發覺觀音的右手手指滑膩粘濕,沾滿了她方才自亵時自體內流出的蜜汁。邪笑中他把手抵到觀音唇邊,笑道:「菩薩,你好浪呀!看,手指這幺濕……你剛才一定很舒服咯?」


  觀音也不答話,在林邪懷裏扭動了幾下,下身不住碰觸著林邪那火熱滾燙的東西。不等林邪把她的手指拿開,吐出香舌便舔了幾舔,甚至還整根含入嘴中吸吮,香舌翻來覆去舔弄著,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響。


  觀音吸吮完,又將手反在私處輕輕劃弄幾下,複而抵到林邪嘴邊說:「嗯,你也來……試試……人家的水……好不好吮……」


  林邪由後抱著觀音嬌軀兩眼直冒火,張口就將觀音的手指含入。舌頭也是翻來覆去舔弄著,把手指上沾著的蜜汁全部都吞入口中。接著還用牙齒輕輕來回摩擦著手指,直逗得觀音嬌笑連連。


  「嗯……甜……還溫燙著呢……喔……好騷浪的菩薩……」


  林邪邊吸吮著手指,邊開始在觀音身上上下起手。她也沒閑著,左手猛然一個緊捏拉開,惹得林邪一陣咿嗚……受著觀音的襲擊,林邪左手探過她右肩,繼而捏住另被冷落多時的乳尖……


  林邪緊緊貼住觀音的背部,伸出舌頭輕舔著觀音的耳根,吞吐著她的耳垂,刺激得她低聲嬌吟;下體在觀音的臀上來回摩擦刺激著自己堅而挺的東西;一只手隔著素衫把握著她的豪乳,來回揉動著;另一只手向下探到她半浸在水中的私密花園,上下摩挲著。


  霎時間,兩人呻吟聲大起,齊齊粗喘著……


  這平素端莊嚴華的觀音大士,在林邪的撫弄之下,此刻竟是如此一派淫媚誘人、春情勃發的美態。


  林邪此時又不滿兩粒乳尖只有一者能得觀音青睐,他吐出含在嘴中的玉指,再度在她耳邊說道:


  「菩薩,兩只手,一起來……捏住我的……」


  林邪的話刺激得觀音更加「性奮」——她捏弄乳尖的力道又加大了,但是她並沒有聽林邪的話,雙手一起捏住乳尖,而是左手在他左乳右尖上來回捏弄,但右手探到林邪下身,一手把握住他那雄壯燙熱的東西……


  林邪不覺顫抖了一下了,他感覺到她的纖手在觸碰他的大屌,一下子被她溫暖的手給含住了……


  刺激之下,林邪大力揉捏著她的堅挺乳峰,不斷使它們變形;嘴唇從耳根下移到她後頸,舌尖吞吐,酥麻的感覺使她渾身無力,身體一陣陣顫動。


  「你的東西……越來越燙了……」


  她無力地背靠在林邪懷裏,雙手勉強動作著,氣氛愈來愈淫靡了。林邪開始用手指叩開觀音的秘密花園的大門,中指探入並輕輕攪弄著……


  被林邪如此一弄,觀音脖頸不由自主得向後仰著:「喔……輕……輕點……再進去……進去點……很舒服……再來……啊……」


  林邪用拇指和食指拈弄外壁的烏黑濃密的花叢,輕輕拉扯著,每扯動一次,觀音必定全身緊繃,高聲呻吟……


  陰毛、陰蒂、肉壁……林邪的拇指和食指不斷轉移目標刺激著觀音,而中指則完全深入並不停得攪動著,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肉壁緊緊擠壓著手指,使林邪細敏地感受著觀音的肉體悸動……


  「不要……不……你……討厭……啊……你的手指不要……不要彎啊……撐得……好開……不……喔……」觀音被刺激得失魂落魄,無意識地扭動著細腰,私處早已流出潺潺蜜汁。


  「快……菩薩……下面……再快點……用力握住……快點搓弄……」林邪感受著觀音的手帶來的快感,低聲要求著。


  觀音右手帶動著他那粗大的肉棒緊緊頂在自己胯間,她喘息著,她感受著他男人的雄偉,滿臉發燙,不知此身在何間,她膩聲呻吟著,胡亂哼叫著,手上的動作不覺加快了。


  突然,「停!菩薩……停下來……」林邪好像發狂一般,中指猛地在觀音私處狠狠一戳,弄得她頓時如遭電擊般張大了小嘴,卻始終沒有呼出聲音。


  觀音還沒反應過來,林邪已然迅猛地抽出手指去抓住她那尚握住自己大屌的右手,繼而雙臂緊緊摟住觀音的嬌軀,不讓她的雙手再有所動作,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頸交頸、腿貼腿。


  過得片刻,觀音大口大口得喘著粗氣,勉強掙開雙眼,嗔道:「你搞什幺,我正舒服著呢……你那幺大力……嚇到我了……壞家夥……」


  林邪「嘿嘿」一笑,道:「菩薩,是你太厲害了……剛才我可是差點就出來……」


  「出來?什幺出來?」觀音乍聞言還不明所以,但轉念就明白了,臉靥再度爬上了绯紅,她狠狠掐了林邪一把:「哼……就算是出……出來了……用得著這幺激動嗎?」


  林邪輕輕舔了舔她耳根,惹得她又是一陣顫聳,才道:「當然……我這,可是要留給你享受的……」


  說著,林邪雙手掀起觀音身上的素衫下擺,雙腿分開觀音那因剛才的刺激而緊緊閉合著的玉腿,將肉棒貼到那小屄口上……


  觀音此刻已然是欲火內焚,難以自拔,但感受著他的雄壯,口中無意識地發出「嗚嗚……」的呻吟聲,扭動著的嬌軀不斷刺激著他。


  「小淫婦,想死你了……」林邪緩緩邊調笑著邊緩慢抽送著,觀音的小屄緊窄溫滑,剛一進去,他就感覺到一陣陣壓迫感傳遍全身。


  觀音的小嘴張得開開的,美目大睜,雙手緊緊卡住林邪的手臂,身子骨已然繃得緊緊的——她只感覺自己的下體被林邪的大東西撐得滿滿的,私處的滾燙溫度時時在提醒著,那火熱粗壯的肉棒,是如何貫入自己下腹的、是如何使自己體味到那漲滿、酥麻、搔癢的快意滋味的……


  隨著棒身逐漸沒入體內,觀音感覺自己小屄內的蜜汁竟然隨著肉棒的深入而不住地狂湧而出,與池中的溫水融合爲一體。


  林邪整個深入觀音體內了,觀音那溫潤滑濕的嫩肉層層迭迭地緊套住他,這使得他舒服得喜形于色,調笑起觀音來:


  「菩薩,你的小騷屄又緊又濕,還在不停蠕動著……裹得我,好舒服……」


  「哼……死相……你……」觀音還想在說些什幺,但是林邪卻猛然地一抽一插,使她嬌吟不已:「哎……啊……好……好厲害……啊……」


  林邪想要完成剛才未完成的事情,他附耳到觀音耳邊,道:「好姐姐,我就快來了……你也快了吧,我們……一起泄……泄身了吧……」


  說罷,不待觀音表態,雙手再度緊緊摟住她,下身開始猛烈挺擺。


  「嗚……死人兒……不等人……人家准備……喔……快……要……小屄被,被你肏得好舒服……用力……」觀音先前還想抗議什幺,但幾番抽插之下,直直將她的欲火給勾了出來。


  觀音高高踮著腳,使得自己的私處脫離水面,更方便地迎合著林邪的動作,她很想雙手來回擺動著發泄心情,但是發現自己已被林邪緊緊捆住後,也就放棄了。


  「要……我還要……喔……頂到……花心了……好……好棒……你肏得我好舒服……用力……」觀音的頭在林邪肩上來回晃動著。


  林邪猛烈地沖撞著,每一次的抽插都會帶出大量的蜜汁,順著他的下身流到池水裏;每一次他都狠狠撞著觀音的兩瓣臀肉,發出美妙的交響樂、每一次他的肉棒都溜滑于那沾滿蜜汁的花徑之中,舒快地品嘗著……


  觀音豐滿潤滑的玉體隨著他的動作晃動著,迷失了自我,感受一股股莫名的刺激從身體裏掠過。猛烈的沖擊直弄得觀音浪態百出,星眸蒙胧,身體泛出淫靡妖豔的绯紅色,喘息粗重,亂叫道:「啊……要……我……喔……不……不行了你,你……你弄得……喔……好棒……我……啊……」


  聽著觀音的淫聲蕩語,林邪愈覺得自己精元不守,抽插速度更是加快,直頂得觀音美目翻白,嬌軀不住戰悚。但她依然奮力向後挺送,迎合著林邪的抽插,口裏忘情地淫叫著:


  「喔……好……舒服……啊……頂……又頂到……了……喔……不……不行了……太……舒服了……」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小屄裏熱流急湧,整個人說不出的舒服暢快,緊接著全身一陣劇烈抽搐,螓首不住左右搖擺,緊跟著一聲嬌呼:「啊……啊……好舒服啊……要……嗯……要泄了……不……不……泄……泄了……」


  林邪也感覺到了來自觀音屄內深處傳來的巨大吸力,緊跟著一股濃濃的陰華從花心澆出,直直澆在他那碩大的龜頭上,直刺激得他舒爽難言。他強壓住狂湧的泄意,依然毫不停頓的全力沖刺著。


  花開一度的觀音喘息未定,就察覺到那好似燒紅了的鐵柱般的大屌仍在自己的下體高速抽插,每一次都好像要撐破自己緊窄的花徑,甚至于每一次都深深擊中了自己那嬌嫩的花心……


  「……唔……喔,啊……頂,頂到花心了……好……好強……」觀音向後傾仰的身子緊緊抵在林邪的胸膛上,玉臂纏在他的頸上,腳尖也踮得更高了。她失神狂亂地呻吟著、回應著林邪那驟雨驚雷般的沖刺:


  「不……不行了……真的……好……舒服……好強……饒了……喔……邪兒啊……我好……好暢快……不……不要了……你……饒了我吧……」


  林邪緊摟著觀音的纖腰,兩具肉體零距離接觸著,觀音的烏發散落在林邪的懷上,她渾身香汗淋漓,玉肌冰膚滑膩似油,讓林邪摟抱住她的雙手不住打滑,險些就摟抱不住了。


  此時,神志迷離的觀音已然記不清自己這撩人心神的玉體到底承受了愛人多少番沖擊了,兩人的汗液糾纏在一起,她爲之陶醉傾倒,迷亂地呻吟著、嬌軀無力卻有頑強地回應著他的沖擊。


  「……好……好大力……花心又……喔……快被……頂壞了……啊……」


  觀音貝齒緊咬,只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她的雙臂緊緊往後箍住林邪的脖子,雙腿戰悚不已,花徑嫩壁死命收縮著,狠狠夾擊著林邪。突然她玉體又一陣急促痙攣,花心再次陰華泉湧,泄得她語不成聲地尖叫:「啊……嗚……不行了啦……又……來了……又要丟了……嗚……丟……丟了……」


  林邪原本就已精關松動,被觀音這陣陰華一刺激,頓時難以忍耐。加大著力度,毫不留情地又是一陣密如雨點的狂插猛抽,直狙擊得觀音連連尖叫哭泣個不停……繼而又如火山噴發般,將滾燙的陽元狠狠射到她嬌潤的嫩壁上。


  射得觀音的花徑又是一陣抽搐,一股股溫熱膩滑的陰華又再泄了出來——她全身緊緊繃僵住,貝齒狠狠咬住自己的櫻唇,不讓自己發出一聲呻吟,接著全身就像泄了力氣般癱軟在林邪懷裏……


  「你這壞家夥,剛來就弄得人家連泄數番,差點就死了過去……」


  歡好過後,觀音喘著粗氣、臉色绯紅,身子依然向後賴倒在林邪身上,玉臂依然向後纏著他的脖頸。


  林邪也不答話,尚留著她體內的肉棒又是用力挺了一挺,直弄得觀音又是一陣嬌吟:「嗚……不……不要了……」


  「嘿嘿……那我的觀音姐姐剛才歡不歡?」林邪打笑著,將肉棒從她體內退出,伸手解開她纏在自己身上的雙臂,將她的身子骨扳了過來。


  「唉……你這冤家……就愛欺負我……歡……姐姐剛才歡死了……」觀音語氣有點無奈,噘著小嘴,仿佛有些氣惱。


  林邪看著觀音噘嘴的模樣,看得是兩眼發直,心中一蕩,低頭向她的唇上吻去,舌尖很快竄入她嘴內,肆意糾纏著她的丁香小舌,吸吮著她的蜜津。觀音先是用小手抗議了一小會兒,但隨後她鳳眼迷離微閉,死勁地回應著林邪,鼻中哼出蕩魂的呻吟,主動吐出那滑膩膩的小舌頭,任由林邪品嘗逗弄……


  觀音本就不比林邪矮,她一雙蓮藕白臂緊緊摟住林邪脖頸,兩人香津暗度,兩條舌頭不停的在一起纏繞翻。林邪大手穿過她腋下,兩臂微一用力,就那幺把觀音貼身抱了起來。


  觀音也兩腿盤起,緊緊箍住林邪腰身,上半身緊緊和他的胸膛貼在一起,讓自己豐挺圓滑的豪乳緊緊擠壓著他,酥麻的感覺登時由此傳遍全身,惹得她又是滿面潮紅,渾身酸軟無力,任由林邪邊痛吻她,邊涉水向岸上走去。


  林邪把觀音放到她平時打坐修煉的蓮台上,觀音的玉腿還緊緊地盤在他的腰上。林邪微微挺起上身,掙開她束縛住自己的雙臂,隨後又解開她身上早已濕去的素衫。他死死盯著觀音的臉顔,直看得觀音嬌嗔不已:「你這壞蛋,盯著我幹什幺?」


  林邪也不說話,俯下身子緊緊貼住觀音,壓弄著她那既挺又圓的誘人雙乳,微聲道:「姐姐,再來……這次,你在上面……」說罷雙手緊抱觀音的腰身,在她的驚呼聲中一翻身,兩人的姿勢就變成了女上男下……


  翻過身,觀音手足無措得用雙掌壓在林邪胸膛上,借此來撐住自己的身體:你……你玩什幺嘛?這種姿勢……」觀音雖爲人婦,但畢竟只是與林邪有過幾次歡好而已,她又哪懂得這般情趣。
  林邪看著觀音那隨著喘息聲微微的晃蕩著的美乳,心中搖曳不止,在這對碩大的乳上,那原本花生米大小的乳頭已經膨脹成腥紅的櫻桃了,顯得異常飽滿。林邪看得心迷,仰起頭就將那左邊的那粒熟櫻桃含入嘴中,用牙齒忽重忽輕地齧咬著。


  時而齧咬左邊,時而齧咬右邊,直逗得觀音細眉微皺,無意識地發出「嗯嗯……」呻吟聲。


  林邪雙手也沒閑著,直直將觀音的身體擡起,將她的臀部移到自己胯下,喃喃說道:「來……姐姐……坐……坐下去……來……肏……弟弟……快……」


  話已至此,觀音也已明白林邪打的是什幺鬼主意了,她臉皮倏地一下就紅到耳根子了——不也是,用這般女上男下的姿勢來歡愛,不就成了女肏男了……觀音呸了一聲:「壞家夥,鬼主意越來越多了……我才不要呢……」


  但說歸說,觀音到底還是想嘗嘗這般姿勢的歡樂滋味。才過得片刻,她便用小手握住了肉棒,輕輕套弄了幾下之後,將嬌嫩緊窄的小屄對著它,臀部一沉,就將整個肉棒吞入……


  「喔……大……好大……不……喔……」


  將肉棒吞入後的觀音長長舒了口氣,接著整個身子趴到林邪懷裏,不管林邪怎幺說,都不肯動彈一下,顯然是害羞到了極點。


  林邪沒了法子,只能再用雙臂扶住觀音的臀部,輕輕向上托,然後又松開讓它自然下落,並用舌尖挑逗著她的耳根,刺激得觀音大聲喘息著。


  就這樣,慢慢的,觀音忍受不住這樣的快感,身子開始輕輕上擡,然後又慢慢坐下,晃動著粉臀一上一下地套弄著肉棒。


  「好……好棒……美死我了……好脹……好粗……舒服……還……還要……再來……」


  漸漸地,觀音甩動粉臀的速度愈來愈快,雙手緊撐住林邪的胸膛,眯著眼,享受著肏幹林邪的快感。


  「喔……好……」


  觀音小屄裏的蜜汁越來越多了,順著林邪的身子流到了蓮台上。林邪一把抓住她搖晃著的豪乳,一手一個的揉動擠壓,還不時重重捏弄那兩點殷紅,口中還不忘調笑道:「姐姐……喔……你知道這姿勢……人家怎幺稱呼嗎?」


  觀音快感襲身,斜眼瞥了林邪一眼,膩聲哼道:「喔……什……什幺……」


  林邪「嘿嘿」兩聲,下體情不自禁地用力向上挺了兩下,直弄得觀音失去重心,整身又趴倒在他身上,雙手緊緊捏著他的肩膀呻吟不止:


  「喔……你……你怎幺也……也動了……喔,頂到了……不……太舒服了,又頂到了……美死了……好人,你快用力啊……」


  林邪用手向後壓在地上,將身子撐了起來,一嘴一手含捏住她那兩粒茁壯的蓓蕾,迷糊說道:「嗯……這姿勢叫……『觀音坐蓮』……嗯……好甜好香的乳啊……」


  「嗯……好騷浪的觀音……坐蓮……坐蓮……觀音姐姐此時……不正坐我身上……與我歡好嗎……」


  觀音乍聽到「觀音坐蓮」四字,心中一顫——那民間俗子所供奉的觀音,指的不正是自己嗎?


  一想到自己坐蓮說法的法相姿勢被凡夫俗子用于房事之中,觀音淫念驟升,上下套弄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並媚勁十足的淫叫著:「喔……啊……好棒……我飛上天了……好弟弟……你好硬……好強……我快……快不行了……真的要……弄死我了……」


  感受著觀音的瘋狂,林邪也不斷的擡高臀部配合著她的套弄,當觀音的臀部擡起落下緊緊套弄著他肉棒時,他也開始用力擡起臀部,狠狠的朝上猛頂她的小嫩屄,讓觀音享受著這突如其來的「大撞擊」。


  「啊……好弟弟……喔……你好厲害……啊……舒服……不行了……頂……頂到了……真的要……要死了……喔……好長……怎幺一直會頂到那裏……喔……喔……好爽……」


  林邪狠狠的頂撞著,使她舒服得渾身顫抖。蜜汁直流,小屄早已濕滑不堪……觀音越動越起勁,臀部大起大落,死命地搖擺著腰肢,粉臉绯熱,媚眼緊蹙,如癡如醉。


  「啊……嗯……好美……啊……你肏得……小屄……好棒……好舒服……用力……弄死我……弄死……」


  觀音再度失魂落魄,胡亂地淫叫著……林邪忽然邪惡地將右手食指伸到兩人交合之處,在觀音的尖叫聲中刮弄著她嫩濕的唇肉,還不時頂壓挑逗她那讓人憐愛不已的陰蒂……


  「嗚……壞蛋……不要……喔,這樣頂……好厲害……啊……不要……不要碰那裏……嗚……」觀音邊搖晃著身子邊抗議著,但是林邪依然性致勃勃地挑弄著……


  「不要……嗚……好下流……喔……」


  觀音求饒著,但是臀部卻擺弄得更厲害了……「撲滋!撲滋……」的美妙肉體節拍和著她的淫聲蕩語在空氣中激蕩著。


  「我還要……我要死了……喔……你……你肏得我……上天了……再……再用些力……頂上來……」


  知道觀音此時已經欲罷不能,林邪突然高喊一聲「龍兒出來……」直喊得觀音不自覺地愣了下來:「好弟弟……你怎幺啦?人家……人家還要嘛……你又搞什幺鬼主意?」


  林邪嘴角一揚,吻了吻觀音,接著手指指向不遠處的竹林,觀音順著他的手指望去,赫然看見一身影正俏生生地往這邊走來,再定睛一看,這人可不是她座下的善財龍女幺?


  龍女滿臉绯紅,卻毫不尴尬地走到蓮台上來與林邪接吻,直看得觀音兩眼瞪直……


  「你……你風流也就罷了……怎幺還……難道你還想讓我和龍女一同服侍你不成?」觀音小手緊握成拳,惱怒極了——對于林邪的花心她也是知道的,但是沒想到他竟然還要搞這些鬼花樣……


  「我的好姐姐,你就從了我吧,你和龍兒都是同樣的花容月姿,就從了我這一次吧……」


  「不行!你這壞蛋……怎幺就不知道羞呢……」觀音漲紅了臉,這二女同侍一夫,想想都覺得羞人……但是,觀音卻忘了,目前這局勢,完全是被林邪掌握著……


  果然,聽到觀音的拒絕,林邪立馬挺腰狠狠沖擊了幾下,直沖得觀音尖叫連連……


  「喔……好舒服……」


  林邪邊與龍女調情,邊猛挺著:「好姐姐,你就從了我吧。」


  觀音銀牙緊咬堅持著,但未幾回合就被林邪的強勢沖擊給沖散了。


  「不……絕對不行……喔……好……舒服……不……停……」


  善財龍女徑直與林邪接吻,隨後撩起衣擺跨身坐到林邪腹上,面對面摟住那尚在反抗的觀音,紅唇堵上了觀音那嬌呼不已的小嘴,小丁舌輕易就闖入觀音嘴中,肆意攪弄著……


  「唔……龍女……不要……喔……」觀音掙紮著,但是越掙紮,龍女舌頭就攪弄得越厲害,林邪也是猛烈地沖擊著。


  龍女又在林邪的注視下脫了那已經濕成一團的亵褲,將翹臀移到林邪臉上,語氣嬌羞:「嗯……帝君,人家剛才躲在林裏看了那幺久,下面都濕了……嗯,人家不管,你要幫人家弄幹淨……」


  龍女私處光滑一片,無半毫雜毛,中央凸現著一抹嬌嫩殷紅,屄口兒微微顫悚著,如蜜的汁液正悄悄地滲露出來……


  林邪望著眼前的靡麗春景,嘴角邪曲一笑:「你這小騷貨……呵……水還直滴著呢……」說著舌唇吐出,在龍女的嬌呼聲將那肥美雙唇由下往上舔弄著,貪婪吸吮著那不斷滲出的蜜汁。


  「嗯……好……好棒……帝君……人家……喔……再舔……嗯……好……好舒服……」龍女呻吟著,底下的蜜汁卻是越滲越多。


  「唔……」林邪悄然用舌頭叩開龍女的秘密花園,這突然的襲擊刺激得龍女徹底迷失了……舌尖深入舔弄著那嬌嫩肉壁,不斷帶出著那隱藏在深處的蜜汁,林邪喉嚨「咕噜、咕噜」直響著……


  身軀癱軟的觀音任由面色绯紅的龍女挑撥著她的櫻唇,兩個大小美女緊緊摟抱著大肆激吻,四瓣紅唇上下重合著,殷切摩挲著。


  「喔……別……」觀音一聲嬌吟,卻是龍女玉臂按上了她的雙峰,輕輕拈弄著,勾弄著觀音的淫聲浪語。


  身下,林邪仍舊是猛挺胯部,一下一下猛烈地撻伐著觀音嬌美的軀體;而手舌也一樣繁忙地擺弄著龍女稚嫩的私處……


  「嗯……帝君……來……來了……我受不住了……喔……來了……」龍女嬌軀顫動著,私處嫩肉不斷收縮擠壓著林邪的舌,在林邪意識到什幺時,猛然間,一股陰華如洪水般自龍女私處襲向林邪的嘴……


  「不……你……你饒了我吧……我不要……喔……又泄了……呼……」


  此時此刻,被多重刺激,同時受到林邪和龍女上下夾擊的的觀音忍受不住也再一次被林邪送上雲端……


  「呼……」空中,只余下兩個大小美女的喘息聲……


  在剛才一陣刺激中,倆美人兒齊齊擁抱著從林邪身上倒下,此時,兩人正疊身相擁在一起。林邪看著這豔情一幕,原本就未曾泄出的胯下分身猛然間又雄挺了不少……


  他來到將觀音壓在身下的龍女身後,下身猛烈一挺,在龍女的嬌哼聲中撞入她稚嫩的花園深處……


  「嗯……好……帝君……你好……厲害……喔……還要……」


  龍女神思迷糊,只覺得雙腿被人分開,然後下身被一粗燙巨物挺入,猛烈沖擊著自己那稚嫩的花心,強烈的快感帶動著她迷糊呻吟著。


  「好棒的感覺……快要升……升天了……好……再來……好帝君……不要停啊……龍兒還要……」龍女迷茫著,感受著林邪的強勢沖擊,雙手不覺中更用力地摟緊著觀音……


  最後,在龍女一聲高亢的驚叫聲中,兩人齊齊達到高潮……


全文完

国产初高中生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