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少妇白洁之绿帽风云

精彩内容:

一天的時間王申都是昏沉沉的,腦海裏空蕩蕩的不知道在想些什幺。草草的把課對付完就在教員室裏坐著,心裏亂糟糟的,白潔的事情在他的腦子裏不斷的旋轉,卻從來沒有辦法落地,他不敢相信白潔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但是下意識的他也清楚想否定這一切也很難,可他能怎幺做?他不知道。

下班了,王申回家呆了半天白潔也沒有回來,王申心裏更是鬧停,想給白潔打個電話,可拿起電話又放下了,他都有點不敢面對白潔,更不知道自己一旦面對白潔真的出軌了,自己該如何去面對。

快黑天了,他忽然想起了老七,很想去跟老七聊會兒天,一邊出門坐車就奔老七租住的酒店去……

而此時的白潔正和老七呆在酒店裏,正是乾柴烈火的兩個人從釣魚的地方回來,兜了個風就買了點吃的直接回酒店了。熱戀的人好像有無數的話說,兩個人在屋裏還是手握著手,不時來個熱吻、輕吻,白潔也喝了一聽啤酒,臉紅撲撲白嫩嫩的。

剛好吃完東西,白潔把茶幾上的東西簡單收拾了一下,老七就從後面抱住了她軟綿綿的身子,白潔把頭扭回去和老七的嘴唇吻著,一邊扭過身子,兩人正面擁抱在了一起。白潔兩手抱住老七的脖子,和老七忘情的熱吻著,敏感的身體微微顫抖,軟綿綿的嘴唇中一條靈活的舌頭不斷的勾引著老七的舌頭伸進自己的嘴裏。

老七的手也已經伸進了白潔的衣襟裏,隔著白潔粉色的胸罩揉摸著柔軟的乳房。白潔鼻子裏的喘息更重了,幾乎就已經是哼哼唧唧的呻吟了,穿著白色的賓館拖鞋的兩只小腳盡力的跷起著,和圓潤的小腿組成一條柔美的曲線。

老七不失時機地攔腰要抱起白潔。白潔推了推老七,「志,等會兒我把衣服脫了,別弄皺了。」

老七先跑到床上,脫光了衣服等著白潔。白潔脫下套裝上衣和裙子,疊好放在椅子上,兩手伸到褲襪的腰上準備把褲襪脫下來。一陣柔和的電話鈴聲響起,是屋內的電話,老七隨手拿起電話:「餵,啊,二哥?你在哪兒?啊,好。」

放下電話,看著手還停在褲襪的腰上的白潔,幾乎有點結巴地說:「我二哥來了,在樓下大堂馬上上來。」

白潔嘟了一下嘴巴,很快套上裙子和上衣,穿上高跟鞋拿起自己的小包。老七開了門,看著電梯那邊沒有人,白潔迅速的向走廊另一側的樓梯走去。到了一樓,偷偷的看大堂裏沒有王申,趕緊走出門去,坐車回家。

這邊白潔剛消失在走廊的盡頭,王申就從電梯裏走了出來,看著老七在門口開門等著他,趕緊走前一步和老七進屋。

進屋裏,王申看見茶幾上擺著吃的熟食、小菜和啤酒。

「呵呵,怎幺自己吃啊,不叫我過來陪你?」

「呵呵,怕你忙啊。」老七還沒有從緊張中恢複過來,心裏慌亂亂的。

「我忙啥?一天就那幺兩節課,這兩天你忙嗎?」王申當然不知道這兩天老七忙的主要是白潔。

「還行。坐吧二哥。我去給你買幾瓶啤酒,冰箱裏沒有了。」一邊說著,老七穿好衣服匆忙的出去,他心裏忐忑的放不下白潔。

王申嘴裏說著不用不用,也沒有真的攔阻,看老七跑了出去,隨便坐在床上躺了下去,這一天心裏亂糟糟的真的很累了。忽然感覺自己臉上癢癢的,拿起一看原來是枕頭上的一根長長的頭髮。「呵呵,這死小子,挺不老實啊也。」想起老七在這裏嫖妓的場景,王申搖頭苦笑了一下,心裏對這種行爲很不以爲然,當然他不會想到,在這裏和老七顛鸾倒風的不是別人正是他在擔心著的老婆白潔。

王申忽然想到看看老七沒有落下別的東西,比方說避孕套什幺的,一會好奚落奚落老七,一邊在床上床邊四處的尋找。忽然角落裏一個藍色的角在床邊散落地下的床罩中閃現,王申趕緊俯身揀起來,一絲涼意從心頭升起,是一條水藍色的邊上綴著白色蕾絲花邊的小內褲,剛剛昨夜還在家裏拚命尋找的內褲,出現在了這裏,王申只覺得一瞬間幾乎不知道自己是在什幺地方了,頭嗡嗡的響。

老七出了門之後馬上給白潔打電話,白潔已經快到家了,老七也有點尴尬不知道說什幺好,還好白潔比較通情達理,很溫柔的和他說讓他陪王申呆會兒吧,自己回家了讓他放心,明天再打電話什幺什幺的。老七也就放了心,又轉了一會兒,等白潔到家了的信息發過來,他才買了幾瓶啤酒回到房間,發現王申不知道什幺時候已經走了。他撓了撓頭,愣在那裏,王申也沒有電話找不到,心裏很有點毛毛的莫名其妙。

而此時的王申正在街頭自己閑逛,白潔那條漂亮柔軟的小內褲正在自己右手裏握著,他沒有想到自己最好的同學朋友竟然會這樣做,他不相信自己那幺端莊的老婆會主動的做出這種事情,肯定是老七這個王八蛋勾引他的嫂子,自己怎幺這幺笨會引狼入室。他用握著內褲的手拚命的打著自己的頭,可還是不知道自己該怎幺辦,怎幺去面對眼前的事情……

迷亂中不知道怎幺又來到了昨夜的那家叫作天龍的歌舞餐廳,叫了一個小包房,找到服務生叫了孟瑤過來。

孟瑤過來看是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來,昨天晚上的事情讓她一天經常會哭,她已經準備過幾天就回去了,聽姐妹們聊天時候說的意思大致她知道了昨天的原因可能是因爲這位姓王的先生的老婆引起的。但畢竟昨天這位老闆出手還是挺大方的,還是個純情的傻帽,比那些花一百塊錢恨不得毛都給你拔幾根下來的家夥強多了,還是進來坐在了王申的身邊。

王申今天沒什幺心情和她說話,坐在那裏喝悶酒。孟瑤也心裏不怎幺舒服,王申端起杯示意一下,孟瑤也就跟他一起乾一杯。很快王申有了微微的醉意,心情好了一點。孟瑤也有點喝不動了,過去唱了一首歌。

倆人才開始說了幾句話起來。

「先生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啊?」孟瑤主動的搭話。

「嗯。」王申只是哼了一聲。

「那就喝杯酒,一醉解千愁。」孟瑤繼續的搭話。

「嗯。」王申還是哼了一聲。

倆人又乾了幾杯,孟瑤藉故上廁所溜到了外面,很快又串了一個台,偶爾回來跟王申喝幾杯,王申也不計較,右手始終的伸在褲子兜裏,握著白潔的內褲。

這時門開了,東子走了進來,孟瑤看見趕緊躲了出去。東子過來跟王申打了個招呼:「王哥,自己過來啊?」

王申答應了一聲,一邊疑惑的看著他。

「噢,你不認識我?我跟孫倩姐我們是朋友。你不是他同事嗎?還有那天你們一起來的幾個?」東子解釋著。

「哦,你好你好,坐下喝幾杯。」王申一聽孫倩,恍然大悟,招呼東子。

「沒事,這邊我在這裏管事,有什幺事情跟老弟說一聲。」東子跟王申乾了一杯酒。「我讓他們給你整個果盤。」一邊起身讓服務生送個果盤進來。

王申很是感激,看東子就是社會上的人,平時他們這些教師對社會上的人一直都是一種又怕又敬的心情,這時候有機會接觸王申也是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兩人邊喝酒邊閑聊了一會兒,其間幾個小混混也都進來和王申碰杯喝酒,很快王申就醉得一塌糊塗,跟東子什幺的開始稱兄道弟的乾杯喝酒,直到最後倒在沙發上人事不省……

聽到門打開的聲音,之後就是踉踉跄跄的腳步聲,白潔還以爲王申在老七那裏喝醉了,本來剛才被王申打擾了心裏就不怎幺舒服,現在更是很生氣。

聽見王申踉踉跄跄進來的聲音,怒沖沖的從床上起來,都沒有披上衣服就出了臥室,下身穿著一條白色的棉質的薄薄的內褲,在腰兩側很細的鬆緊帶挂在白潔細腰上,上身豐滿的乳房圓滾滾的挺立著,粉紅的小乳頭此時縮回在嫩紅的乳尖中間,伴隨著白潔剛剛沖出來的勁頭,一對豐乳微微有點顫動。

看得剛剛扶著王申進來的東子眼睛一下就直了,手下一鬆,王申渾身軟軟的就癱在地上。白潔一下沒有明白過來怎幺回事,一邊用手擋著自己的乳房,一邊轉身跑進臥室拿自己的衣服。預謀已久而且也已經酒醉的東子怎幺能放過這幺好的時機,跨過在地上哼哼的王申,跟著白潔沖進了臥室。

剛穿上睡衣的白潔聽到腳步聲,知道東子肯定追了進來,轉身想鎖上臥室的門,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東子一把摟住了白潔,酒氣熏天的嘴巴向白潔的臉上亂親,白潔雙手拚命的厮打著東子,在被東子壓倒在床上的時候雙腿也拚命的蹬揣著東子的身體。

東子的雙手抓住了白潔的胳膊,雖然身子壓到了白潔的身體中間,可是白潔拚命的掙紮讓東子根本沒辦法控制,由于東子穿著皮鞋,踩在地板上砰砰直響,而且白潔家的床是四條金屬的床腿的拿種,被兩人拚命的厮扯弄得吱呀有聲。

東子用一只手壓住了白潔的兩個手脖子,另一只手放肆的搓弄著白潔一對豐滿的乳房;白潔轉頭用嘴去咬東子的手,東子疼得一縮手,白潔趁機抽出手來,狠狠的打了東子一個耳光。東子什幺時候吃過這樣的虧,手一揮就想打白潔,白潔躲都不躲眼中都是淚水的看著東子,東子咬了幾下牙,還是沒有打下去。

這時,從暖氣管中穿上來铛铛的敲擊聲,這是樓下的鄰居在嫌樓上的聲音太大,吵到了他們休息。

「再碰我,我就喊,不怕你就試試。」白潔也不管撕開的睡衣裏面袒露的乳房,滿是怒火的看著東子。

東子雖然醉了,也還是知道後果,沒有繼續糾纏白潔,而是從白潔身上爬起來,一邊用手揉著已經打紅了的臉,一邊狠狠的和白潔說:「騷貨,我告訴你,別雞巴跟我裝。你的事我全知道,今晚我可沒跟你老公說,今天你要不乖乖的讓我幹你,別說我不講究。」一邊看著白潔有點愣住了的表情,「美人兒,再說咱倆也不是沒玩過,還差這幺一回兩回?」

剛才還激烈的掙紮的白潔此時有點怕了,看他和王申一起回來的情景,應該是認識了,自己跟他幹過的事情還是小事,就是不知道他還知道什幺?

「你……你知道什幺?」白潔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堅決。

「呵呵,住在富豪大酒店的那個人是我姐夫的同學吧?」東子的手去撫摸白潔尖俏圓潤的下巴,白潔轉頭躲開。「別告訴我你們昨天晚上在房間裏一個多小時是在看電視,別告訴我你昨天晚上下邊的精液是我姐夫前天弄的。」

「你……無恥!」白潔氣的臉都紅了。

「怎幺樣?」東子的手去摸白潔的乳頭,此時兩個乳頭都有些硬起來了,白潔身子動了一下,但沒有躲開。東子知道白潔投降了,淫笑著又把白潔壓倒在床上。

白潔臉側過一邊,輕咬著嘴唇,眼睛裏淚花點點,任由已經趴在她身上的東子親吻吮吸著她的乳房,忍受著敏感的身體帶來的刺激。

東子正要脫掉白潔的內褲的時候,外屋傳來王申的哼哼聲。白潔一把推開東子,披好睡衣,探頭一看,王申還躺在門口,白潔心裏也很心疼,轉過頭看著東子低聲說:「今天你先放過我,我答應你肯定讓你……好不好?」

東子無賴的淫笑著,「那我今天怎幺辦啊?」一邊已經把東西從褲子拉鏈裏面拉出來,在手裏擺弄著。

白潔狠狠地看了東子一眼,起身走到外面用力的扶起王申。東子過來幫手,白潔用力推開他,自己把王申扶到了臥室的床上,脫了衣服鞋子,蓋上被子,出來到小客廳那裏,看著那下流的東子,褲子拉鏈敞開著,一條長長硬硬的陰莖立起著,色迷迷地看著自己。

白潔走到他面前,拉開睡衣袒露出一對豐滿挺拔的乳房,「想來就快點,過了今晚你別再糾纏我,要不撕破臉你也沒什幺好處。」

東子心裏想:呵呵,過了今晚,你也還是我的!但是嘴裏沒有說,走到白潔面前,一只手伸到白潔胸前,用手心摩挲著白潔的一個乳頭,感覺著那裏開始慢慢的硬起,白潔無聲的忍耐著,緊閉著的眼睛長長的睫毛不斷的顫抖顯示著內心的緊張。

東子手伸到白潔下邊,拉住白潔內褲的帶子,一下就把內褲拽到了小腿的地方,手伸到白潔的陰部,摸索著白潔稀少的陰毛和滑溜溜的陰唇。

白潔強忍著身體的刺激,雖然身體微微顫抖但卻一聲也不吭,直到東子轉到了她的身後,在後面撫摸著她圓翹的屁股,接著聽到奚奚索索的和褲帶扣子掉到地上的聲音,一只手在白潔的背上輕輕的向下壓。白潔沒有抗拒,她只希望這片刻的噩夢快點結束,彎下腰來手扶著眼前的沙發靠背,感受著那根曾經接受過的熱乎乎的棍子一點點地從後面插進了她本來今天要獻給老七的神秘之地。

白潔輕咬著嘴唇讓自己不發出一點聲音,任由東子的雙手伸到前面摸索著自己的乳房,下身粗長的陰莖在身體裏前後的撞擊。

白潔圓滾滾的屁股肌肉豐滿而結實,東子的大腿來回的撞在上面蕩起一股股的臀波,很快白潔的下身就非常濕潤了,白潔雖然強忍著不發出呻吟,但是一直非常敏感的身體無法控制的接受了這種快感和刺激,強忍下的白潔甚至能感覺到一下下的眩暈,真想呻吟幾聲發洩自己的快感。

東子也知道今天也就適可而止不能太過分,于是不再控制自己的感受,一味的快速抽插,很快在射精的感覺來臨的時候毫不控制的就噴射出了自己的精液,看著自己拔出陰莖後整個人跪在地板上喘息的白潔,「美人兒,還是跟我幹享受吧?」一邊拿過白潔掉在地上的內褲擦著自己濕漉漉的陰莖。

「滾……」白潔低聲的顫抖著說。

東子呵呵笑著,走過去強親了白潔幾下,開門揚長而去。

白潔拿過紙巾擦著自己的下身,淚水忍不住地流下來,臥室裏的王申還在哼哼啞啞的,全不知剛才自己的老婆被人就在客廳裏侮辱了,而白潔又不能和別人說,白潔心裏很亂很怕不知道該怎幺是好。

一夜在王申痛苦的醉夢,老七遺憾的期待,白潔泣淚的無眠,東子得逞淫慾的滿足中過去。早晨雖然難受的王申還是做好了早飯,看白潔臉上淚痕未盡,還以爲是昨天自己喝醉了,白潔生氣氣的,雖然疑惑的痛苦還在,但他對白潔的感情和愛還是永遠都在的,沒敢和白潔多說話,吃了飯先就到學校去了。白潔也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去學校。

剛到了學校老七就來了電話,白潔的心裏才有了點舒服的感覺,和老七說了幾句話眼淚都要快下來了,當然不能把昨晚的事情和老七說,只是問老七王申怎幺會喝醉了?聽老七說王申在他買酒的時候就回去了,白潔更是奇怪怎幺他會和東子一起回來,晚上得問問王申怎幺會和這些小流氓混在一起。

中午的時候白潔剛要去食堂吃飯,忽然接到高義的電話,她知道今天高義最後一天上班了,中午的時候學校的領導班子在外面安排他吃飯,怎幺會打電話給自己?他想幹什幺?

「餵?」白潔招牌的嬌柔的聲音,好像怕嚇壞打電話人的感覺。

「小潔,你在哪兒?」

「我在學校,去食堂吃飯。」白潔一邊還是往食堂走著,心裏很奇怪高義頭一次叫自己小潔。

「我讓他們把飯局改到晚上了,中午我想跟你吃飯,明天就走了,也不知道什幺時候還能再見呢?」高義的聲音裏有著少有的傷感。

「這,我就在食堂吃吧。」白潔有點猶豫。

「小潔,你不送送我嗎?我不去接你了,在天府酒樓的301,我等你。」高義說著挂了電話。

白潔在去食堂的路上站住,心裏很猶豫,她知道不是去吃飯這幺簡單,高義要走了,最後他怎幺也是很想和自己再溫存溫存的。如果沒有老七,白潔也許沒有猶豫,畢竟以前跟他有過不止一次,但是現在有了老七,白潔就是跟王申在一起都有對不起老七的感覺,何況和別人。

白潔轉身走向食堂,可轉念一想,高義這幺長時間對自己也算挺好的,而且他現在當上了局長,以後前途是會不錯的。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白潔知道僅僅靠王申自己是沒辦法不被人欺負的,狠了狠心,白潔回到教室收拾了一下東西,出門去了酒店。

高義看白潔來了心裏非常高興,畢竟白潔是他所有女人裏讓他非常動心的。白潔穿了一套淺灰色的套裙,肉色的絲襪,和一雙黑色的高跟瓢鞋,尖尖的鞋尖上鑲了擺成玫瑰花圖案的水鑽,披肩的長髮沒有挽起來,在右側的頭髮一朵黃色的小花圖案的卡子別在那裏,豐滿的乳房在套裙裏面白色的襯衫裏面鼓起,從一個扣子的開口也能感覺到那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高義拉過白潔柔軟的小手,跟白潔溫存了片刻,白潔心想既然來了也就沒有什幺推讓。吃飯的時候,因爲昨晚的事情心情不好,而且想起一會兒可能要和高義做愛,白潔主動提出和高義喝了兩杯白酒。酒精下去,心情爽快了很多,眼睛也妩媚了許多,朦朦胧胧的眼神看著高義。

高義幾乎忍不住想就在這把白潔上了,白潔從高義幾乎噴出火的眼睛裏也看出了高義的慾望,白了高義一眼。忽然想起東子的事情,跟高義說:「領導,有人欺負我,你能不能幫幫我啊?」

高義一聽,很氣憤地說:「誰?誰敢欺負你,等我收拾他,是不是姓李的那個又騷擾你?」

「唉呀,不是,是社會上的一個小流氓。」白潔氣得用腳踢了高義一下。

「社會上的,你怎幺能惹到他們?」高義納悶的看著白潔。

「你別管了,你幫不幫我吧?」白潔看著高義。

「好好好,晚上吃飯的時候派出所那邊我跟他們說一聲,劉所長我們關係不錯。」高義趕緊答應白潔。

「謝謝領導,喝一杯。」白潔高興的對高義說。她知道高義和派出所那邊的關係不錯,有所長說話,應該會管用。

看著喜滋滋的白潔端著酒杯,高義跟白潔喝了這杯下去,一把就把白潔摟在了懷裏。白潔半躺在高義的懷裏,任由高義的手解開她襯衫的扣子,伸了進去,摸著她的乳房,一邊紅嫩的嘴唇承受著高義彷彿小雞啄米似的親吻。

正在兩個人親熱地時候,忽然響起了敲門聲,驚起了忘乎所以的兩個人,白潔趕緊坐直身子,整理淩亂的衣服。進來的服務生拿了些東西道了聲對不起就出去了。高義又過來摟白潔,白潔推開高義的手,「咱們走吧,再這樣多不好。」

高義也想這樣不好,一邊叫服務員買單,一邊問白潔:「下午沒課吧?別回去了。」

「你想幹啥?」白潔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高義。

「你看大哥都要走了,怎幺也得好好陪我一個下午吧?」高義手伸在白潔穿著絲襪的滑溜溜的大腿上說。

「我要回去備課,我的局長大人。」白潔逗著高義,看著高義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心裏有一絲捉弄人的快感。又柔聲的問高義:「我們去哪兒啊?」看著高義眼中馬上就是一種狂喜的神采。

「我們去大富豪吧,在那開個房間,還安全。」高義高興地說。

白潔心裏一顫,老七住在那裏,自己怎幺能去那裏跟別的男人開房間呢?本來下午沒課想和老七出去轉轉,後來到這裏來就給老七打了個電話說是下午有公開課,當時那種心情竟然有一種欺騙自己老公在外面偷情的感覺。

「不好,我不去。」白潔打開要伸進自己裙子裏的男人的手,「去我家吧,我們叁點之前走,王申不會回來。」白潔心想去哪裏都不安全,大白天的被別人看到自己可完了,反正跟高義在自己家也不是頭一次了。

高義一聽非常高興,拉著白潔就走。兩個人一前一後很快地就來到了白潔的家。

王申今天到學校後非常難受,頭好像要炸了一樣的疼,中午睡了一會兒也很難受,剛好下午也沒有課,就請了個假先回家了。到家裏洗了把臉精神了一點,順便把鞋也刷了刷晾在陽台上。忽然想起快換季了,冬天的衣服應該拿出來曬一曬,就鑽到床下把衣櫃拉出來,放到陽台上打開,轉身又鑽進床底下把床底下的灰塵擦一擦。

正擦著忽然聽到開門的聲音,王申奇怪白潔怎幺會回來這幺早?正要出來看一看,忽然又聽到男人模模糊糊說話的聲音,王申頭嗡的一下,沒有出去,反而向床裏面躲了躲。透過床底下望出去,臥室的門開了,一條優美的小腿穿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踩著地板就進來了,後面馬上就跟進來一雙棕色的男式皮鞋,王申在下面想:「不像老七的鞋啊?」

王申看到男士鞋走到兩只俏麗的高跟鞋之前就停住了,從方向看兩人是面對面,聽見西西索索的聲音和好像親嘴的聲音,忽然看到高跟鞋向後退了一步,接著聽到白潔的聲音:「等會兒,我把窗簾拉上。」

接著看著白潔的黑色高跟鞋有節奏的敲擊著地板走到窗台邊拉上了窗簾,屋子裏暗了下來,接著看到兩雙鞋走到了一起。「寶貝兒,親親。」男人的聲音終于傳了出來。是高校長,王申呆了,怎幺還會是高校長?

「嗯……」是白潔跟人接吻的時候發出的呻吟喘息聲,眼前的兩只高跟鞋和男式的皮鞋緊緊地貼在一起,可以想像屋子裏的兩個人貼得是多幺緊密;雖然王申看不到,可是看到白潔兩只本來就高高地鞋根都跷了起來,可見兩人接吻的有多幺熱烈。

耳邊聽著老婆被人親吻發出的呻吟,王申半趴在床底下,一種沖動讓他很想沖出去,可又動彈不了,這樣出去白潔的臉往哪裏放?可是不出去自己怎幺辦?王申牙齒緊緊地咬著自己的嘴唇,甚至都不敢發出聲音。

看見老婆的高跟鞋往後退了一步,接著床一顫,白潔坐在了床上,兩腿圓潤的小腿就在王申的眼前。接著王申看到高義的皮鞋往前走了一步,白潔的兩腿小腿往兩邊分開,兩條穿著藍褲子的男人的腿夾進了兩條小腿之間,接著床上一沉顯然是白潔倒在了床上,而高校長壓在了老婆的上身上。

王申聽到衣服的細瑣聲,和親吻的喘氣聲,王申的腦海中浮現著高校長的手伸進老婆的衣服,撫摸著老婆豐滿的乳房,而老婆的呻吟聲證明了這個念頭。眼前白潔的兩條小腿一條擡了起來,直直的向前伸著,另一條垂在王申的眼前,黑色的高跟鞋鞋跟踩在地上,鞋尖跷起來還不斷的往前一下一下的輕輕踢動。

在這種情況下,王申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陰莖已經硬了起來,他彷彿能噴出火的眼睛看著眼前糾纏晃動的四條腿。忽然看見白潔的兩腿又往外分了一下,接著兩腿又一下合在一起,又分開,伴隨著床上傳過來的白潔的呻吟,王申估計高校長的手應該是在摸白潔的兩腿中間。

看著眼前扭動的白潔的兩條小腿,王申心彷彿要跳出來一樣,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受一會兒男人的東西會插入自己老婆的身體裏?正在這時候,忽然眼前停了一下,在床下的王申能感覺到床上白潔在動,接著從王申眼前右側垂下了白潔穿著的灰色套裝的一角,王申知道這時候白潔的上身肯定已經都袒露出來了,那對曾經只屬于自己的豐滿的乳房此時正在自己身體上面袒露給一個男人,另一個男人。

接著王申看到眼前白潔的兩只高跟鞋都踩到了地上,兩條小腿微微用力,應該是白潔正在往下脫內褲和絲襪。果然片刻後,男人靠向床邊,白潔的右腿擡出了王申的視線,接著一只小巧的高跟鞋掉在地板上,片刻後一條白嫩嫩的小腿和一只白嫩的小腳丫垂了下來,剛剛裹在小腿上的絲襪已經沒有了,接著從王申視線的左側垂落下一小截透明的肉色絲襪。

王申能想像得到此時自己端莊的老婆白潔的陰部已經袒露在高義的面前。接著看到高義的褲子脫落在腳下,從王申這裏能看到一點長著黑毛的小腿,王申知道高義的陰莖也已經伸了出來,王申竟然腦海裏閃過一絲想法:不知道高義的陰莖是多大的?

忽然看見一只男人的大手伸到眼前,握住了老婆纖細的小腿,接著眼前老婆的兩條腿都不見了,眼前男人黑毛叢生的小腿向前靠過來,停了一下,王申感覺那可能是在對位置,一條男人的陰莖就要插進老婆的身體裏了,王申正在心裏淌血的時候,眼前的小腿向前一晃,王申耳朵裏聽到清晰的「哧溜」一聲,和白潔「啊……」一聲嬌柔的呻吟,傻子也能想到發生了什幺。

王申此時彷彿已經呆住了,眼睛木然的看著前面前後晃動的男人的腿,聽著耳邊白潔不斷的呻吟「啊……嗯……啊……」

最刺激他的是那從前方不過十幾公分的地方傳過來的兩人性器官摩擦的水漬聲,還有兩人皮膚撞擊的啪啪聲提示著王申陰莖插入自己老婆的頻率和力度。

忽然眼前一條還穿著絲襪和高跟鞋的腿落了下來,一條白色的絲織的小內褲和半條脫下來的褲襪糾纏在膝蓋的地方,伴隨著男人的前後移動,這只穿著高跟鞋的小腳用尖尖的鞋跟踩在地上,腳尖高高的跷起,表現著現在女主人的身體舒服的感覺,每次男人插入的時候,腳尖在地上輕輕擡起,隨著白潔「啊……」的一聲呻吟,柔美的小腿微微一顫,接著又落下。王申知道高義肯定是抱著白潔的一條腿在弄。

慢慢的感覺到眼前男人的雙腿前後移動的速度越來越快,白潔的呻吟也已經成了小聲的有節奏的尖叫了,垂在地上的高跟鞋已經擡起了快到床沿的高度,擡在空中隨著男人的抽插的節奏晃動,從膝蓋垂下來的半條絲襪隨著抽動的節奏幾次飄到了王申的臉上,王申幾乎能聞到熟悉的白潔的肉香。

「啊啊啊……」白潔的呻吟雖然不敢大聲但已經讓王申受不了的心跳,他不明白爲什幺他和白潔性生活的時候雖然白潔也有聲音,但也就是比喘息稍微大一點,爲什幺現在就叫得和日本的叁級片裏一樣的聲音呢?

就在王申還在奇怪的時候,眼前晃動的男人停了下來,接著白潔一直擡著的腿也垂了下來,小腿上的絲襪和內褲都吹落到了小腿下邊,小小的白色內褲就挂在腳踝上。

王申還以爲結束了,忽然聽到高義的說話聲音:「寶貝,翻過身來啊。」

接著聽到白潔喘籲籲的嬌柔聲音:「死人,你要弄死人家啊?」

雖然埋怨著,但是王申還是看到眼前白潔的雙腿換了個方向,腳尖朝向了自己,而且不是剛才垂在床沿,站在了地上,一只沒有穿絲襪和鞋子的白白的腳丫腳尖站在地上,接著看到高義的身子靠了上來,還是停了一下,接著比剛才插入更響亮地「撲哧」一聲,插了進去。王申看到眼前的兩只小腳都翹了起來,接著男人開始來回的抽插。

看著眼前一只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跟都翹了起來,而另一個白生生的小腳丫拚命的用腳趾站在地上,而且每次隨著男人向前的沖撞,兩條小腿明顯的一屈,耳邊傳來的白潔呻吟的聲音更加的誘人和悠長,王申眼前幾乎能看到白潔上身穿著敞開懷的襯衫,雙手扶在床上,腰間被撩起的裙子下面是翹起的白嫩豐滿的屁股,男人的雙手把著白潔屁股的兩側或者是纖細的腰,一條粗長的東西在白潔白嫩的屁股中間沖刺著。

「啊……啊……不行了……受不了……了……啊……」白潔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男人的喘息聲也越來重,眼前挺立的兩條小腿也越來越沒有力量。忽然王申感覺到本來半趴在床上的白潔整個趴在了床上,接著白潔的兩條小腿從兩側被擡了上去,王申估計白潔此時像青蛙一樣的趴著,男人在後面拚命的沖刺著。白潔的呻吟聲變得含混了,王申估計白潔把臉深埋在了床上。

忽然王申看到了高義的雙腿緊緊地靠在床沿不動了,王申知道那肯定是在白潔的身體裏射精了,而此時的他彷彿已經死灰了一樣沒有了什幺更多的感應,迷茫的看著眼前顫抖了片刻的雙腿後退了一步,王申幾乎聽到了陰莖從緊張的陰道中拔出的聲音。

聽著高義的喘息聲音,接著看到眼前白潔的雙腿垂落下來,趴著變成轉過身來,接著,看到白潔一條穿著高跟鞋的腳站在地上想站起來,腿一軟又坐在了床上,接著聽到白潔撒嬌的聲音:「你這死人,弄得腿都軟了。」

接著看到白潔一條腿站在地上另一條腿去夠另一只鞋,這時王申清晰的看到從白潔的雙腿中間地落到地上一灘乳白色的液體,那是男人剛剛射進去的精液。看著白潔進了衛生間,接著兩人出來穿西服,歇了一會兒開門出去。

王申從床底下爬出來,看著整理好的床單,但他好像還是清晰的能看到剛才一對男女的精彩表演,地上那灘白潔忘記收拾的精液彷彿在嘲笑著王申。王申忽然感覺到自己內褲裏濕漉漉的,剛才竟然不知不覺地射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