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晨曦事务所 之游戏世界

精彩内容:

 作爲一座王國邊陲的偏僻小鎮,波恩鎮總是風平浪靜,在這夏日炎炎的日
裏尤爲明顯,簡陋的冒險者公會冷冷清清,櫃台上的招待員小姐無聊地翻著書本,
有時出神地望向門口,那略帶困惑的眼神似乎不只是期待生意上門。

  這種注視往往百次都沒有回應,但這一次,卻迎來了意想不到的收獲。

  伴著一抹黑色的倩影踏入門扉,原本燥熱的房間似乎瞬間便冷卻下來,百無
聊賴的招待員小姐也隨之張大紅潤小嘴,呆呆地看著這道身影走到面前。

  「請問,有什幺可以接取的任務嗎?」直到猶如天籁的清冷聲線傳入耳中,
招待員才如夢初醒地看著眼前的少女:一襲貼身的黑色連衣裙甲將本就潔白無瑕
的肌膚襯托得愈發欺霜傲雪,夜空般秀發披散肩頭,紫水晶般神秘而深邃的雙眸
點綴在無可挑剔的絕色嬌顔,配上如貴族小姐般優雅的舉止,拒人于千裏之外的
冷淡神情與氣質,還有分外窈窕纖細的玲珑身段,如此美人即便走在王都的大街
上也會吸引百分之二百的回頭率,令那裏的高官權貴競相獻寶追求吧。

  「請問,有什幺可以接取的任務嗎?」直到少女再次提問,發楞的招待員少
女才反應過來,歉然道:「抱歉,這位小姐……我們這裏的任務不多,大概沒有
滿足您需要的……」說話間,卻將魔力注入桌面的水晶球,隨著黃色光芒耀起,
一片寫著「幫伯恩大叔送信」「在郊區收集二十株芝奇花」等任務的光幕便出現
在黑發少女面前,少女一番打量,擡起纖纖玉指輕點在最後一個任務——【剿滅
山賊】並選擇了確認。

  「是這個任務嗎?」見到少女美貌的招待員並沒有覺得有什幺不妥,在她看
來,如此美麗的女冒險者必定擁有驚人的實力,不然早就被抓爲性奴隸或是禁脔
了,只是出于職業素養,她還是提醒道:「請這位小姐出示自己的冒險者徽章與
等級信息,以便接取任務。」

  少女輕輕颌首,玉手輕揮已將青銅色徽章放在櫃台,空中也浮現出兩行暗紫
色的文字:

  姓名:黯

  等級:lv7

  「青銅級,lv7?」見狀招待員吃了一驚,她還以爲對方最起碼也是黃金
級冒險者呢,她不由委婉提醒:「黯小姐,山賊雖然實力不強,但是人數衆多,
而且陰險狡詐,你自己去的話恐怕……要不要組隊進行這個任務?」

  「不必了。」名之爲黯的少女只是輕輕搖頭,接取任務後轉身離開,見狀招
待員只能遙遙提醒:「兩天前也有一位賢者小姐接了這個任務,然後就沒有消息
了,黯小姐也請小心啊!」

  「多謝告知。」黑發少女頓了頓,接著再度邁步走向門外,也就在這時……

  「這位美麗的小姐也是一位冒險者嗎?是打算去完成任務嗎?鄙人布魯諾,
正是鎮上第一冒險者,不介意的話,讓我幫助小姐一起完成任務吧?」說著這話
的是一名背著戰刀的紅發青年,堵住大門的他兩眼放光,顯然是第一次看到這種
姿色的美人。

  「多謝好意,但我自己就能完成任務。」少女搖頭婉拒,青年不依不饒地想
要抓住少女白皙得幾乎透明的皓腕,卻被輕盈避開並走出門外,紅發青年啐了一
口,獨自走進門內。

  「……」聽到身後傳來有些令人在意的聲音,黑發少女回頭望了一眼,出乎
意料的景象令雪白俏臉浮現淡淡紅暈,她扭過頭去,快步離開。

  一直到了鎮口,少女微微駐足,揮手間打開個人面板,注視著一行行暗紫色
文字進行最後的確認。

  姓名:黯

  性別:女

  職業:魔劍士

  等級:lv7

  狀態:健康

  力量:★

  敏捷:★☆

  體質:★

  意誌:★☆

  魔力:★★(☆)

  魅力:★★★★★★★★★☆

  主動技能:【暗影箭lv2】【迅劍擊lv2】【劍氣斬lv1】【魔法盾
lv1】【潛行lv1】【魅惑lv1】

  被動技能:【黑暗親和】【魔法天才】【國色天香】【冷若冰霜】【名器白
虎】

  武器:精鐵劍

  防具:劍士皮甲

  飾品:魔力吊墜

  以上文字所記錄的,便是少女的職業、等級、屬性、乃至技能,在這個世界
所有人都有著這種面板,以此得知自己量化的屬性與能力,只是每個人的能力與
職業都大不相同,大多數人一開始的職業都是「平民」「無業者」「學生」等等,
通過努力學習後才能獲得進一步的職業——不單是戰士、法師之類的戰鬥職業,
大多數人的職業是農夫、商人、鐵匠之類日常工作的職業,在此基礎上提升等級
則能夠獲得更多屬性與技能,每個人升級都會令自己的全屬性微量提升,並由于
職業緣故提升得有所不同,此外還可以自由分配屬性點,不過一般情況下升一級
獲得的屬性點還不夠相應屬性提升半星,但這種提升是切實存在的,因此即便兩
個人的屬性星級相同,實際效果可能也有所差距。

  對lv1的普通人來說,力量敏捷耐力往往都只有一星,魔力則只有半星,
意誌則與個人性格相關,至于魅力,一般是天生的容貌氣質,很難隨實力提升,
當然學習禮儀、化妝等行爲或許能提升魅力,即便是同樣資質的美女,穿著村娘
布衣與公主禮裙顯然也會展現出不同程度的魅力。

  至于技能,則是進一步發揮才能的寶貴能力,有幾率隨著每個人提升等級覺
醒,也可以通過技能書或導師傳授獲得,黯在lv1時就只有【暗影箭】、【迅
劍擊】與【魅惑】叁個技能,隨著不斷鍛煉著兩個技能已經提升到了lv2,使
用得更加得心應手,至于【魅惑】她倒是沒有使用過,連自己都不知道具體效果
……此外的叁個技能則是在升級與戰鬥中覺醒,相對來說,lv7就擁有6個主
動技能已經是很不錯的結果了。

  不過相比之下,被動技能可比主動技能稀有得多,即便是lv10以上的冒
險者也未必會擁有一個被動技能,而同時擁有五個被動技能的黯絕對稱得上得天
獨厚,雖然【國色天香】【冷若冰霜】兩個技能給她帶來了不少麻煩。

  「完成這次任務,應該能提升到lv8吧?」關閉個人面板,黯暗自思索著,
完成公會交付的任務是提升等級的快速途徑,只要這幺努力下去,她就會離自己
的目標越來越近。

  對,目標……

  歎了口氣,少女向任務標注的山賊營地邁出了步伐。

  「這裏應該就是山賊營地了,按照情報標注,山賊數量不超過十人,實力也
都在五級以下,如果能各個擊破的話……」以潛行狀態隱藏在山賊營地外的草叢
中,黯觀察著營地的狀況,黑裙包裹的翹臀微微翹起,這種挑逗而誘惑的姿勢如
果被哪個男人看到了一定會毫不猶豫將這冷若冰霜的小妞後如侵犯吧。

  「營地有叁個人巡邏,暗影箭可以解決一個,如果能趕在他們警戒之前都解
決掉的話……」

  「呼,這地方沒人吧?」也就在這時,一名看起來喝醉酒了山賊搖搖晃晃地
離開了營地,向這個方向走來,從醉醺醺的表情來看他似乎並沒有發現草叢中的
黯,只是一路走到黯所在的草叢,東張西望像是尋覓著什幺。

  好機會!黯正打算拔出匕首解決此人,卻見東張西望沒看到人的山賊居然直
接脫下了褲子,一根充血勃起的棒狀物躍然而出!

  「!?」看著近在咫尺的男性生殖器,黯不禁瞪大紫水晶般美眸,因驚訝而
微張的小嘴像是要將鴿子蛋大小的紫紅龜頭含在口中……她還是第一次這裏近距
離見到男人的陽具,而且這尺寸……

  「長度至少有十五厘米吧?不,有可能更大……」被腥臭味熏得有些頭暈的
少女胡思亂想起來,見到眼前肉棒開始膨脹的她忽然意識到了什幺,連忙起身在
男人驚訝而興奮的目光中一劍割斷他的脖子,隨著山賊的屍體倒地,金黃色的尿
液從那直挺挺的肉棒流了一地,回頭見到這一幕的黯俏臉一紅,如果不及時躲開
的話……

  搖了搖頭令自己回神,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得多,少女用暗影箭與劍技迅速
解決了另外兩個放哨的強盜,將他們的屍體藏起之後悄然潛入了山賊藏身的洞窟。

  「整條路都沒有人,看來警惕性不高,而且大白天居然在喝酒,果然只是烏
合之衆嗎?」毫無障礙地行走在昏暗的隧道當中,少女倒是爲山賊的素質松了口
氣,倘若這群山賊真有多幺訓練有素,她一個人還真沒法剿滅一個營地,托這個
的福,她的等級才能迅速提升啊。

  說來,爲什幺執著于提升等級呢?少女搖了搖頭,這顯然不是適合追憶的時
候,如果在這裏大意被山賊擒獲,那就成爲女騎士受辱小說一樣的笑話了,她壓
低身子悄然前進,不遠處的拐彎燈火通明,還傳來嘈雜的聲響,如果沒猜錯,山
賊應該就藏身于此了。

  屏住呼吸,正當少女來到拐角,一陣意想不到的聲音卻傳入耳中。

  「哈……咿呀……山賊老公的肉棒……好厲害……又……又要高潮了!」

  「誰是你這個小騷貨的老公!不過這騷穴夾得可真緊,要射了,給老子好好
接下!」

  「對……對不起,索菲只是被肉棒幹翻的淫亂小母狗……哈啊……請主人把
精液……都射進來,小母狗索菲會心懷感激地收下的!」

  「這邊也別停下,給我好好舔,母狗!」

  「……」聽著拐角之後傳來的聲音,屏住呼吸的黯臉頰發燙,纖細迷人的美
腿不自覺地並攏在一起,即便沒有親身經曆過,可作爲冒險者的她自然在旅途中
對這種事有所見聞,自然能想象出面前的洞窟內上演著多幺淫靡的一幕大戲。

  黯曾經在旅館見到坐在酒客腿上扭動腰肢的舞女,也見過奴隸市場任人把玩
的女奴,還見過在黑暗小巷中茍合的男女,但相比之下,即便是那些被宣稱調教
成最合適性奴隸的女奴似乎也沒有發出如此淫浪的聲音。

  素來清冷的臉龐浮現一抹難得的羞赧,伴著微微急促的呼吸,黯忍不住向洞
窟內望去,映入眼簾的赫然是赤裸著雪白嬌軀的黑紅發少女被一名壯碩男子壓在
身下肆意侵犯,同時又用雙手與小嘴侍奉另外叁根肉棒的淫靡場面,單是從他們
的亢奮神情還有少女的聲聲浪叫就能明白究竟有多幺投入了。

  「她就是之前接取任務的賢者嗎?看起來敗給山賊而且被強暴了……但爲什
幺,會發出那幺舒服的聲音?難道是這些山賊太厲害了嗎?」魔劍士少女睜著紫
水晶般美眸有些迷茫地想著,這幺一想,先前那根黝黑粗碩的肉棒似乎在眼前浮
現,令她不禁咬住下唇,能感覺到自己臉頰滾燙,更能聽到越來越快的心跳聲。

  「對了,這個時候他們必定是最沒有防備的,那幺……」想起此行目的的少
女連忙凝神屏息,強行將自己的視線從眼前的淫靡移開,輕聲吟唱起在浪叫聲中
顯得微不可聞的咒語,沒過多久兩發漆黑能量球就凝聚著雪白的掌心,化作兩枚
墨色的箭矢悄無聲息地貫穿了兩名山賊的心髒。

  「哈哈,老叁你怎幺這幺快就不行了?不會是被這騷娘們榨得腎虛了吧?老
叁!?」男人的驚叫聲伴著劍鋒穿透他的胸膛戛然而止,最後一個幸存者看著身
死的叁名同伴不可思議地瞪大雙眼,卻只來得及將下體從那吸力十足的小嘴中拔
出,沒等逃跑就被割斷了咽喉。

  「解決了……嗯!?」確定將對手擊殺的少女瞳孔一縮,竟然望見那被自己
割斷喉嚨的山賊反在死亡的瞬間胯下陽物劇烈膨脹,噴出一條白濁的弧線向自己
射來!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即便她連忙躲避還是被一些白濁液體射中了黑絲美
腿,只覺溫熱黏糊,清楚那液體正是男性生命精華的少女不禁面露羞恥。

  只是在外冒險,就算沾到血液也是家常便飯,更何況只是精液呢?黯讓自己
冷靜了下來,將洞窟檢查一遍確定這裏已經沒有其他山賊並將戰利品搜刮完之後
提了桶涼水將躺在地上神情恍惚的黑紅發少女潑醒,後者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似乎發現近在咫尺以懷疑眼神看著自己的魔劍士少女還有自己赤身裸體的狀況,
精致漂亮的臉蛋頓時變得通紅:「是你救了索菲嗎?那個,謝謝了……」

  「不客氣,這應該是你的衣服吧?」黯好似全不在意對方淫靡姿態,一臉平
靜地將有些破爛的法袍遞了過去,卻見眼前的少女毫不猶豫將其穿上,只得將
「要不要先把身子洗幹凈」的提議咽下肚去。

  「哼,該死的山賊,竟然這幺欺負索菲,活該!」穿上法袍的少女走到先前
將她的雙腿扛在肩膀粗暴侵犯的山賊屍體面前,狠狠地踢了兩腳,可偏偏是用雪
白的小腳丫踢著山賊尚未完全軟化的肉棒,令人懷疑這究竟是泄憤還是依依不舍
地調情,在黯看來,這名叫索菲的少女眼中似乎還有含情脈脈的秋波呢。

  「這次就謝謝你啦,我叫索菲,你叫什幺名字?」泄憤完畢,索菲走向黯好
奇地問道,似乎是意識到如今儀表的問題,還用雙手輕輕遮住破爛得太厲害的暴
露部位,只是這件法袍實在破得太多,這點遮掩不僅沒有起到效果,反倒産生了
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誘惑,如果將黯換成男性冒險者,恐怕剛剛擺脫困境的賢者少
女已經掉進另一個深淵了吧。

  似乎想象到對方衣物曾遭受何等粗暴對待的黑發少女臉上掠過一抹不易察覺
的暈紅,她平靜道:「黯,如果沒有什幺事,就告辭了。」

  「嗯,記住了,黯小姐的恩情索菲一定會找機會報答的,那幺,再見啦!」
這幺說著,急于回歸的索菲擺了擺手,渾身便籠罩在一陣白光之內,很快就消失
在黯的面前。

  看著少女離去的背影,黯不禁陷入深思:既然她會回城法術,究竟是爲什幺
被關到了現在……

  搖了搖頭,魔劍士少女轉身踏上歸途。

  本日日程:

  索菲擺脫了囚禁狀態

  璃衣音失去了初吻

  貝莉娅成爲了白銀級冒險者

  鸢夢加入了【???】

  瑪麗安加入了???的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