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夏夜的暴露

精彩内容:

夏夜的暴露——芳芳

  跟芳芳之前沒住在一起的時候,有時候會去她租住的房間過夜,芳芳住的是
那種中間有天井的筒子樓。有次夏天晚上做愛時突然停電了,我跟芳芳說,不如
去樓頂天台去。

  她穿分上下兩截式的睡衣,上面是無袖的絲質微透,下面是絲質微透短褲,
當然裏面是真空的,我讓她下面不穿,但是上面能將將蓋住到屁股,稍微彎腰或
者從樓梯矮點兒的地方都能看到她半個屁股,如果光線好,連陰部都能看清,幸
好外面停電,走廊和樓梯很黑。

  當時時間在晚上十點多,我們估計外面不會有什幺人,芳芳就答應了。當時
我們在五樓,整個樓一共八層,我們順著樓梯摸索著向頂樓走去。我打開手機發
出微微的光亮在後面照著,從我的角度能看到芳芳整條光光的大腿和差不多整個
屁股,隨著邁動步子能看到陰唇的運動。

  這時我們聽到好像有開門聲和罵停電的聲音,怕被撞到就趕快向樓上跑。樓
上的天台大概有個叁十幾平米,是個正方形,中間還有個小小的儲物間,沒想到
的是天台上居然有兩男一女在一角坐著小板凳在說笑,看到我們上來,幾個人都
停下來看芳芳。

  芳芳下面全裸很容易判斷,因爲上面那件實在是太短,說是連衣短裙打死也
不會有人信的。我們趕快走到他們叁個人的斜對面,因爲中間有儲物間做間隔可
以擋一下。芳芳當時就想逃下去,可是下面剛才聽到的開門聲,擺明了是有人出
來,怕被熟人看到更慘。

  我當時非常興奮,剛剛躲過那叁個人的視線,就迫不及待地把雞雞掏出來在
芳芳的屁股上摩擦,芳芳怕被看見,但又不敢用力掙紮,沒幾下就被我從後面插
了進去。我在芳芳的後面,芳芳面對著那叁個人的方向,怕他們走過來看到,一
直很緊張的注視著。

  我開始慢慢地抽插,一手從芳芳的腹部慢慢地摸到她的乳房,芳芳緊張的用
手把睡衣向下拉,但也勉強遮住上面有只怪手的乳房;下面平坦的小腹、不算濃
密的陰毛、光滑潔白的大腿都展露著。

  過了大概兩分鍾,那邊聊天的聲音大了起來,看起來沒有過來查看的想法,
我的膽子也慢慢大了起來,芳芳被我幹得也開始有節奏地配合我的抽插,發出了
小聲的「啪啪」聲音。我乾脆兩只手都放到芳芳的乳房上,並把芳芳的睡衣翻到
乳房上方,抽插的力度同時加大,每下都用力地插到底。

  這時芳芳已經顧不上她裸露在月光下的胴體,雙手背向後面去扶我的髋部,
嘴裏也低低的發出呻吟聲。我這時也管不了那幺多了,顧不上會不會被那叁個人
發覺,更加猛烈地開始沖擊,芳芳偶爾忍不住會有一聲稍大點的呻吟,後來竟然
被我一個突然猛烈的沖擊,忍不住大聲的「啊」了一下,然後趕快捂住嘴巴。

  我發現儲物間的旁邊露出一個腦袋,是那叁個人其中的那個女孩子的,到底
女孩子好奇心強,想看看這邊到底什幺動靜。只見她張大了嘴巴,瞪大著眼睛在
看,緊接著又露出一張臉,是個男孩子的。

  這時芳芳一手捂著嘴,眼睛半瞇著,睡衣被拉到乳房上方,乳房被我兩只手
揉捏著,乳頭偏偏露在外面,下體被我有節奏的幹著,那個場面估計他們一生都
不會忘記。

  芳芳也發現了情況,趕快把睡衣向下拉,可是我偏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還
是又繼續大力抽插了幾十下,才拔出來把精液射到芳芳挺翹的屁股上,這時叁個
腦袋都露出來偷看,嘴巴都不自覺的張著,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剛射完,
芳芳就害羞的向天台門口跑去,我趕快跟著往回走,留下叁雙見鬼一樣的眼睛。

  世間總有些難以描述的巧合,剛走下八樓的樓梯就來電了,走廊裏大亮。這
棟樓比較老,不是聲控燈,每天都是按時熄燈的,樓梯口有開關,每天十一點左
右熄燈。七樓的天井處有個男孩兒在打電話,看到下半身全裸的芳芳下來,都驚
得忘了說話,呆呆的看著我們從他面前走下去。

  好不容易走到五樓,芳芳的臉都紅得像剛剛高潮一樣。接下來芳芳的一句話
讓我徹底不淡定了,她居然忘了帶房門鑰匙!也難怪,全身就這樣一件睡衣,在
燈光下隱約透出雙乳,乳頭還因爲興奮而激凸,下面從正面看也隱約可見陰毛的
顔色。

  我說:「這怎幺辦?房東在二樓,我又不能去要備用鑰匙,而我也只是穿了
一個短褲而已,裏面沒有穿內褲。」沒有辦法,芳芳只得硬著頭皮去要鑰匙,我
站在門口等。

  想著芳芳這個打扮去敲房東的門,真怕房東把芳芳推到給強姦了。不過也不
是特別擔心,房東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每天都和老伴待在家裏,只是會覺得
芳芳不檢點吧,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過了有十分鍾的時間,才聽到芳芳的腳步聲,後面還有個男的在說話。上來
一看,原來是房東的兒子回來了,他見我在,趕快收起一臉的淫蕩笑容,過來拿
著一串備用鑰匙幫我們開了門,走的時候還不忘回頭猛看了幾下芳芳的屁股。

  後來我問芳芳,她說房東的屋子裏有幾個人在打麻將,她進去後房東去找鑰
匙,那幾個人都停下來看她,房東老伴給了她好幾個白眼,房東的兒子又自告奮
勇的幫她開門,但是卻跟在她後面。這個小色狼,從下往上走樓梯,一定能看到
芳芳的下體,估計還能看到芳芳的洞口有因爲剛才的興奮而流出的液體吧?

  想到這裏,我受不了了,把芳芳推倒在床上又大力地抽插起來,芳芳的叫聲
最後有點兒像嘶喊,估計整個樓道裏的人都會聽到。


         
【完】